您好,欢迎来到孝行天下网!访客量:5251035

会员注册

账号登陆验证码登录
没有孝行天下网账号,立即注册
记住密码 (非本人电脑请勿勾选)忘记密码?

忘记密码

找回密码

女货车司机夜奔900公里,两次驰援武汉:他们曾救我一次丨凡人英雄

编辑:孝行天下编辑部 2020-03-09 16:25浏览:21

文章来源:中国人的一天

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,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。在战疫一线,她们是和病毒贴身战斗的白衣天使,是奔波在路上运送物资的货车司机;在后方,她们是争分夺秒赶制口罩的工人,是穿梭在大街小巷外卖员……凡与不凡之间,她们只不过多了迈出一步的勇气。三八妇女节到来之际,《凡人英雄》系列故事推出“致敬战疫女性”特辑,今天推出第二期:只因武汉人对她的一次小小帮助,货车司机谢琳两次深入疫区。

为了去武汉,谢琳推掉了去云南运送水果的订单。对货车司机来说,此时去核心疫区,既危险又不划算,但谢琳一点也没有犹豫。

谢琳是安徽淮北人,开了三十多年货车。平时,她开着自己那辆17.5米的冷藏车,从云南往全国各地运热带水果。疫情中,货车司机多数没有出车,愿意去武汉的更少。2月3日,谢琳在朋友圈看到从上海往武汉运口罩、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的需求,货主说,现在司机特别难找,谢琳说,那我去吧。

报答武汉的“滴水之恩”

选择去武汉,除了一贯的热心,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。2016年8月,谢琳从浙江去西藏送货,经过阿里地区时,货车的涡轮增压机坏了,周边荒凉无人,等了三天救援还没来。车上吃的越来越少,饮用水也没了。

无奈之中,谢琳碰到了自驾西藏的摩托车队,领队拿出自己保温水壶,给谢琳倒了一杯水,又用对讲机通知后面的队员。“之后每个人骑到我面前,就给我一杯水,别的什么都没多说。我看到他们车上插着旗子,就是写着武汉”。

2016年,谢琳在西藏阿里地区。

这件事一直印在谢琳的记忆里。作为一个跑长途的女司机,她在路上吃够了苦,更珍惜这样的温暖。“前几天我还跟我妈说起这件事,人家说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我们没办法涌泉相报,就尽自己的力量,回报一点点。”

第一次去武汉,谢琳一方面担心健康,另一方面送货急,必须熬夜赶路,心里没底。“我当时看到新闻,好多武汉的医生缺防护服和口罩,还在前线坚持着,就没有再多想了”。当时,一路上下着雨,谢琳不敢开快,上车前冲了4袋黑咖啡,一壶喝完,在车上又冲了4袋,坚持了一夜。

第二天一早,医院打来电话,他们的救护车已在高速路口等待谢琳。到了目的地,医生和护士冒雨帮着卸货。谢琳也想下车帮忙,却被医生拦住,“他们说这是医院,比较危险,坚决不让我下车。一位医生送来盒饭,还把自己那份饭里的牛肉丸全给了我。”

好了伤疤忘了疼

“医生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人,我作为一个货车司机,为武汉出了一份力,自己也挺骄傲的”。谢琳特别喜欢自己的职业。全国三千万卡车司机中,女性司机只占不到百分之三。很多人都认为,开货车不是女人干的活儿,更何况,她开的是货车里规格最高、也最难驾驭的重型牵引卡车。

去武汉途中,谢琳从车头背后的工具箱里拿出煎饼和大葱,作为简单的晚餐。

谢琳喜欢车,是受父亲的影响。她一有空就去父亲所在的车队玩,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开车了,还赖在车队,帮别人修车”。20岁时,谢琳自己攒钱考了驾照,也加入了车队。

一开始,母亲强烈反对谢琳跑车,看到女儿能吃苦,慢慢成熟起来,也就逐渐认可了。谢琳如今是家里的顶梁柱,她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女儿,大小开支都要她来负担。家庭的责任和自己的选择,让她在这个行业里坚持了三十年。

驾驶舱既是她的工作室,也是餐厅和卧室。

早年谢琳在淮北拉煤,随着煤炭效益下降,她走出家乡,选择了最难跑的长途。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她一个人跑,从江浙到新疆、西藏,常常碰到恶劣的天气、堵车和故障。“有一次在无人区,我一个人,都能听到狼叫”,谢琳害怕极了,“当时就想,回去就把车卖了,再也不开了”。

对谢琳来说,委屈总是很快过去了,“好像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装上返程的货,最害怕的那一段又忘记了”。在外闯荡,让谢琳养成了大大咧咧的性格,“不少人质疑女司机,但是我随便他们怎么说,我干我喜欢的职业,自己出力自己挣钱。”

隔离14天再进武汉

2月5日第一次从武汉返回后,谢琳一个人在车上自我隔离,吃了半个月的泡面。隔离期满,物流公司再次联系她是否愿意再去武汉——这次要装的是武汉医院急需的呼吸机,由上海复星公益基金会携手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、友成基金会等企业共同捐赠,从瑞典加急采购回国——谢琳答应了。

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捐赠的呼吸机。

上一次母亲听说她去武汉,先是急得哭了,接着鼓励谢琳:“那么多人和病魔作战,你要去的,我祝福你平安回来。”这次,母亲问她装的是什么物资,谢琳说是呼吸机,“就是我老父亲用的那种呼吸机。”两年前,谢琳的父亲因为肺病去世,那时家里就有一台呼吸机用来吸痰、供氧。谢琳知道,对于病人来说,呼吸机就是救命的。

2月26日,谢琳第二次进武汉送物资。

因为国际航班运力紧张,货物抵达上海的时间从23号推迟到26号,谢琳的车就一直在仓库附近等着,她也不敢接别的货运,怕耽误了大事儿,一直等到26号中午才出发。

26日晚,谢琳的车行驶在漆黑的高速路上。

从上海进入安徽,夜色的公路上车流稀少。尤其是往湖北方向,一晚上也没看到几辆车。“如果前面有车,跟着跑,人也比较有精神,现在疫情一来,路上没有车了,还真不习惯。”

按照规定,每隔四个小时谢琳要进服务区休息一次。凌晨三点,谢琳在安徽最后一个服务区睡了两个小时,早上七点多到达武汉外环。

27日上午,谢琳进入武汉市区,登记并量体温。

“感觉比上次来好了很多”,谢琳把车倒进武汉济和医院,志愿者和医护已经等在门口。谢琳看得出来,医生护士们的神情比上次更轻松了。她运来的130台无创通气呼吸机会被送到武汉多家医院,用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。

27日中午,谢琳抵达医院,卸货的工作人员认出了她。

“春天到了,最盼望的事情就是疫情赶快过去”,谢琳说。除了家庭开支,她每个月要还近一万五千元的车贷。尽管交通部规定,前往疫区送货的司机只要做好充分防护工作,返回后不需要隔离,谢琳还是非常在意其他人的感受。“我尽量还是不和别人接触,回去之后在车上隔离一段时间再继续跑车”,虽然要承担经济上的损失,“如果尽快把医疗物资送到,也能让这个疫情早一点过去,到时候大家都解放了!”她说。

返程时,武汉的街道空空荡荡,商铺大门紧闭,行人稀少,路上只能看到交警、公安、救护车辆,还有和谢琳一样,送来救灾物资的大货车司机们。


我有话说

当前为游客,登录后评论可获得积分

最新评论

点击刷新
    加载更多
    ×

    我要帮TA

   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工作人员将在后台审核后与您联系
    谢谢合作!

    名:

    别:先生女士

    龄:

    身份证号:

    联系电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