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孝行天下网!访客量:4083618

会员注册

账号登陆验证码登录
没有孝行天下网账号,立即注册
记住密码 (非本人电脑请勿勾选)忘记密码?

忘记密码

找回密码

余生,温柔相待

作者:会飞的鱼 2017-09-11 15:36浏览:1744

车厢里很闷热,火车哐当哐当的声音在夜里有点刺耳,苏珂儿一点睡意都没有。


   她歪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高寒,嘴角慢慢开始上扬,她笑地很甜。高寒仰着头嘴巴微张着,可能是因为姿势不对,他呼吸有点声响,像体育课上老师吹得哨子。


   苏珂儿越看觉得越好笑,她调皮的探过身子,蜻蜓点水般地在高寒的唇上啄了一下,然后她捂着嘴,不让自己笑出声来。她偷偷地看了看邻座,对面有一个慈祥的老太太正看着她笑,苏珂儿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,她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。


   苏珂儿闭着眼,依然毫无睡意,这一趟旅程虽然辛苦但是很甜蜜。想想她这四年的努力终于修成正果,她就兴奋地发狂,苏珂儿甜蜜的叹一口气,爱情啊,果真是个充满魔力的小东西。


   透过车窗看出去,天渐渐地亮了。她推了推高寒,在他耳边小声说:“喂,懒猪,快醒醒,马上就要进站了。”


  高寒坐正身子,睡眼惺忪的看着苏珂儿,她看着珂儿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兴奋而发光的双眸,吃惊地问:“珂儿,你没有睡一回吗?”


  苏珂儿头摇的像个拨浪鼓:“没有,我睡不着,高寒,我好紧张啊。”


  高寒伸了个懒腰,胳膊正好落在苏珂儿的肩膀上,他轻轻往怀里一拉,苏珂儿顺势就躺倒高寒的怀里,高寒捏了捏她的脸,调侃道:“丑媳妇要见婆婆啦,不过别担心,你不丑的。”

  苏珂儿仍然一脸紧张的坐起来,歪着头很不自信的问:“高寒,你妈妈会喜欢我吗?万一她不喜欢我怎么办?”


  高寒笑到:“别瞎想了,我妈妈喜欢我,只要她喜欢我,那就必须喜欢你啊,她没得选择啊,难道她会去喜欢别人家的媳妇儿么?”


  苏珂儿听高寒这么一说,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,:“但愿你妈妈喜欢我,不然我可就惨了。”

  火车到站,车厢里骚动起来。高寒和苏珂儿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,随着人流出站。


   早上的太阳就让人感觉到燥热了,高寒看着苏珂儿被汗水湿透的背影,心里有点过意不去。


   走的时候珂儿爸爸订了飞机票,他拒绝了,苏珂儿一脸迷茫的问过他为什么?他知道自己是自卑心理作祟,所以他对珂儿说,你既然要跟我回去,我希望你能够让我来安排一切。珂儿没有再说什么,就这么顶着酷暑跟他挤上火车。


   他愣神的功夫,珂儿回过头来等他,阳光照在珂儿的脸上,她半眯着眼,细碎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,连头发看起来都湿漉漉的。苏珂儿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,一只手不断地给自己扇风,另一只手搭着凉棚,她冲着高寒喊:“喂,高寒,你站在那里干什吗?热死人了,赶紧走啊!”


  高寒冲她招招手:“珂儿,你过来,往这边走。”


  苏珂儿站在那里没有动,她回头看了看身后的长途客运站,转脸咯咯笑了起来:“喂,猪,你是不是热傻了,车站在这边呢。”


  高寒走到苏珂儿跟前,把地上的大包小包尽量往自己胳膊上挂,一边走一边跟身后的苏珂儿说:“珂儿,天太热了,我们不坐大巴了,坐出租车回去。”


  “真的啊?”苏珂儿雀跃的问。没等高寒回答,她又小声的嘟囔了一句:“铁公鸡要拔毛了。”说完她吐了吐舌头,一溜小跑跟在高喊后面追了上去。


   上了出租车,苏珂儿觉得自己都要散架子了,一路没怎么睡觉,一坐下来就觉得又累又困,她头靠在高寒的肩上,很快就睡着了。


   高寒掏出手机给母亲打电话:“妈,我们两个小时以后就到家了,早饭没有吃,你煮点粥就行了。”挂了电话,高寒想象着母亲和珂儿见面的情境,轮廓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幸福。


   苏珂儿在睡梦中被拉了起来,高寒拉着她一只胳膊,“珂儿,我们到了,下车吧。”高寒笑着叫她。


   她揉了揉眼睛,一边打哈欠一边钻了出来,放下手来才发现,眼前站了一圈人,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,看的她有些不自在。


   高寒用家乡话打招呼,他拉着他母亲的手对珂儿说:“珂儿,这是我妈妈。”


  珂儿脸一红,弯了弯腰才开口:“阿姨好,我叫苏珂儿,您叫我珂儿就行了。”无论是态度和口吻都是无比的恭敬,她有些紧张。


   “珂儿啊。”高寒母亲只叫了一声,就伸出手去握住珂儿的双手,眼圈迅速的红了。


   高寒分开众人挤过来,一手揽着一个,在人们的注视下往家里走去。


   高寒和珂儿在院子里简单梳洗了一下,就直奔饭桌。桌子上的粥还冒着热气,一盘凉拌小咸菜,一片肉丝芹菜,还有一笼馒头。两个人坐下来,高寒母亲坐在他俩边上,满面笑容的看他俩吃饭。


   苏珂儿第一次从繁华的都市来到这么偏僻的乡下,好奇心得到满足之后,接下来就有了了数不清的烦恼。


   譬如珂儿不敢一个人去厕所,那种半露天的蹲坑每去一次都让她胆战心惊,晚上去厕所更是痛不欲生,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地蹲下去,立马就有数不清的蚊子就围绕过来,几天下来,她的屁股已经被叮地伤痕累累。


   还有就是无论她走到哪里,永远都是焦点,她穿的衣服,她的头发,鞋子,甚至她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,都是那么容易引起关注,她简直就像是动物园里的一只猴子一样,在这个遥远的小村子里无处可藏。


   那些近一点的大婶大妈们甚至直接端着饭碗在高寒家院子里吃饭,一边吃一边说一些她听不太明白的笑话,看她们哈哈大笑的样子,苏珂儿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
   最可气的是高寒和她的母亲出奇的热情,小院里一天到晚车水马龙人来人往,后来珂儿索性不敢出门,塞上耳机躺床上听歌,可是她们的笑声常常透过窗户钻进来,让珂儿觉得心烦意乱。


   这天中午,苏珂儿正心不在焉的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粒,突然从自己的饭碗里扒拉出一条虫子,她放下碗捂着嘴跑出去,吐的天翻地覆。


   饭桌上,高寒的母亲无措地坐着,一脸紧张的看着院子里的苏珂儿。高寒放下碗筷,他按了按母亲的肩膀,笑着说:“妈,没事,你吃饭吧,我去看看她,城里孩子就是娇气一些。”

  苏珂儿本来就满腹委屈,听高寒跟她母亲这么说,眼泪唰一下子就出来了,她哀怨的看了看满脸含笑的高寒一眼,扭头就往外跑。


   苏珂儿跑在河床树林的小道上,满头满脸的泪水和汗水,让她几乎睁不开眼。一边跑一边哭,委屈,绝望,甚至还有一丝后悔。


   高寒远远地追过来,上气不接下气的喊:“珂儿,别跑了,要下雨了。”


  苏珂儿回头看了看,立马就加快了刚刚放慢地步子,在这条窄窄的小路上狂奔起来,飘逸的长发在脑后上下翻飞,身上的连衣裙就像被水洗了一样,湿漉漉的贴在身上。她在一水塘前停下,弯着腰,一只手支在膝盖上,一只手捂着胸口,她觉得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了,被汗水湿透的衣服贴在胸前,玲珑的曲线在她急促的呼吸下,一起一伏的抖动着。


   高寒追过来,他也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气息稍微喘匀一点,他看了看苏珂儿,眼里的笑意慢慢换成痛惜的神色,他低声说:“珂儿,你跑什么?不要闹好不好?”

  珂儿抬起头,眼里满是委屈和不解:“高寒,你居然说我在闹。”


  “珂儿,能不能不耍大小姐脾气啊,菜里吃出虫子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么?”高寒嘴角上扬,带着笑意说。


   “我耍大小姐脾气,我在你家这几天天吃地什么用地什么?从来了就开始拉肚子,你妈妈天天给我吃剩菜,今天居然给我吃虫子,大小姐有这样的吗?”苏珂儿带着哭腔喊。


   “珂儿,人要讲良心,我妈妈已经很尽心在招待你了,自己菜园子里农药用的少,菜里有虫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?再说我母亲一个人习惯了,我不在家她做了菜都是这样放着吃的,你在这里也呆不久,就算是委屈,又能委屈几天呢?”高寒耐着性子在和她讲道理。


   “夜里好多蚊子,那么热我都睡不着,我也不敢自己去上厕所,你妈妈做饭也不好吃,还有你的邻居都快把我当动物园的猴子了,高寒,我们走吧!”苏珂儿哭着说。


   “珂儿,你来之前我跟你说过,我家很穷,我的村子也不富裕,但是我的邻居都没有恶意,他们是替我母亲高兴,觉得我把这么漂亮的城里女孩带回家,是我母亲甚至整个村子的光荣。你热,我母亲把家里唯一的一个电风扇给了你,你还要怎样呢?”高寒有点不高兴了,拉着脸说。


   “这是我最接受不了的地方,天气这么热,你妈妈把电风扇给我们,为什么不再去买一个呢,你知不知道,我躺在床上吹电风扇的时候有很深的罪恶感,因为我抢了本该是你母亲该享受的东西,你觉得我会舒服吗?”苏珂儿激动地脸通红,她实在不能接受这件事。


   “苏珂儿,拜托你不要用你的生活水准来衡量我母亲的生活方式好不好?再买一个,你说的好轻巧。我母亲节俭惯了,我们又住不了几天,更何况我们是穷人,不像你们那般财大气粗。”高寒的声音明显的抬高了。


   苏珂儿更生气了,本想高寒追上来,向她陪个不是,逗一逗她也就算了,没想到他却像个斗鸡一样跟她针锋相对。认识他四年,她像个跟屁虫一样对他死缠烂打过,高寒虽然拒绝过,但从没给她难堪。没想到他会为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跟她僵持。


   “你就是自卑心理作祟,一直以来你就是这样,一说起钱就像我踩了你的尾巴一样,我爱你,所以一直小心翼翼。为了跟你在一起,我穿便宜的衣服,跟你吃大排档,和你一样假期出去打工,都是为了照顾你的自尊,可是我爸妈有钱错了吗?你没钱,我有这不一样嘛,难道你和我还要分彼此吗?”苏珂儿越说越生气。


   “你没有错,你爸妈也没有错,是我错了。我希望你能够理解并尊重我母亲,我父亲走得早,我和我母亲过的生活是你所想象不到的,我母亲是个要强的人,我们很穷,穷的只剩下自尊了。”听着高寒悲伤地语气,苏珂儿的心抽搐了一下,有些痛。


   当初高寒一而再的拒绝她的时候他们在校园里有一次对话,记得高寒站在树下对着一脸泪痕的苏珂儿,他一脸严肃的对珂儿说:“苏珂儿同学,我希望你能够明白,我们过得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,将来会走完全不同的两种路,不是我不接受,而是我压根就没想这个问题。这一切都是我的原因,我习惯了贫寒,习惯了努力,这样一步一步向前走我觉得很充实,但是如果我们在一起,我的心里就会有落差,就会有失落,就如你们所说的那样,在你们面前,会加剧我的自卑。我想在爱情这方面我比较自私,我不希望我的爱情会带给我困惑和不愉快,所以我们不合适,请原谅。”


  苏珂儿记得很清楚,高寒说这番话的时候态度很诚恳,他转身离开的时候背影很直,阳光洒在他的身上,像是镀了一层耀眼的光环,而这一番话并没有让她产生半分放弃的想法,相反,从那一刻开始,苏珂儿更加疯狂的爱上了这个骄傲而又自卑的男孩子。


   天上的乌云压得很低,闪电在远处的云丛中若隐若现,天真的要下雨了。


   苏珂儿看了看天,心里有点着急,其实她已经不生气了,可是高寒好像还在较劲,也不开口说回去,苏珂儿心里有点不快。


   “好吧,你们节俭我浪费,我不对行了吧!可是你妈妈一天到晚都洗不干净手就去做饭,我也不好意思说,就冲你发发牢骚还不行么?我长这么大,还没受过这样的委屈呢。”苏珂儿嘟着嘴,小声嘟囔着。


   在边上的高寒本来说起母亲就觉得有很多愧疚,苏珂儿这漫不经心几句话一下子就点着了导火索,他一下子跳了起来冲着苏珂儿一通吼:“苏珂儿,请你不要再说我母亲,我父亲去世以后她一直做柳编供我读书到大学毕业,柳编你知道吗?你只看到漂亮的篮子,你怎么会知道编篮子的人要付出什么样的辛苦劳作,我告诉你,我母亲的手不是洗不干净,是因为常年编制,手掌的皮一层层磨破,冬天的时候会裂开一道道口子,永远都不会愈合,你懂吗?”


  苏珂儿张大嘴巴呆在那里,她没想到会是这样,她只是想随便找个理由给自己个台阶下而已。


   “你永远不会了解我看到我母亲那双手时的心情,你眼里的那双脏手,是我的摇篮,我母亲用这一双手编制了的前程,她这一双洗不干净的手,是我这一辈子都无发偿还地亏欠。苏珂儿,你可以嫌弃我们穷,但是请你不要说我们脏,我母亲是天底下最干净的人,请你记住,以后任何情况下都不许评价我的母亲,因为,你没有这个权利。”高寒说到这里,他慢慢地蹲下去,双手不断地撕扯自己的头发,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一样发出低低的哀嚎。


   苏珂儿害怕极了,她从没看到高寒这样难过,她知道自己说错话了,但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她扑过去抱着高寒:“高寒,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,请你原谅我吧。”

  云层越来越低,压得人都要喘不过气来了,一道闪电斜刺着穿破云层,紧接着就是一声炸雷,苏珂儿打了一个激灵,雨哗地一声劈头盖脸的浇了下来。


   高寒慢慢的站起来,他悲伤地看着苏珂儿,决绝的说:“珂儿,我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我们过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,我们可以相爱,但是结婚对我们来说注定不会是个美好的结局,珂儿,对不起,既然你觉得委屈,我们分手吧。”


  苏珂儿吃惊的张大嘴巴,她没想到高寒会说分手,她那么辛苦的扫平所有的障碍才在一起,而且他们是那么的相爱。看着高寒决绝的眼神,苏珂儿慌了,她不知道她任性的发个小脾气为什么高寒就会这样生气,她觉得也没有说她母亲坏话啊,只是随便抱怨几句而已,高寒至于冒这么大火吗?不就是因为一条虫子吗?倍感委屈的苏珂儿对着高寒哭着喊:“不,高寒,我都说了对不起,我死也不会跟你分手,你原谅我口不择言好不好?”


  高寒转过脸看了看苏珂儿,伸手拉了她一把说:“下雨了,回家吧,明天我送你回去。”说完他放开苏珂儿的手,转身往回走。


   苏珂儿愣在那里,她看出来了,高寒不是跟她开玩笑,也不是跟她怄气,他是认真的。她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绝望和恐惧,她不能分手,经历千辛万苦才在一起,她这一生一世都不会离开高寒,如果因为她造成的伤害,让她和高寒不得不分开,那么,她宁愿死。


   她对着高寒的背影绝望的喊:“高寒,你回来,我不会和你分手的,高寒,我爱你。”

  高寒停了一下,他没有回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

   雨越来越大,苏珂儿看着高寒原去越远背影,放声大哭。她知道这一切已经完了,她的爱情已经不可挽回,这夏日里带着温热的雨水把苏珂儿的心浇地透凉,她转过身慢慢地走到水边,回过头去,苏珂儿想最后看一眼她深爱着的这个人,恰好远处的高寒停下来等她,也回过头来。


   苏珂儿含着泪笑了,她对着高寒挥了挥手,然后像一条白色的人鱼一样跃进水里,飞溅起来水花在闪电的映照下美极了,不过很快就消失了,只有雨水溅起的水晕,像一朵又一朵的莲花在水面上荡漾着。


   高寒疯了似得跑过来,他甚至没来得及深呼吸就跳进水里,抽沙船形成的沙坑是深不可测的,附近村庄的人是绝对不敢在这种沙坑里游泳。


   高寒在水底抓住苏珂儿的手臂,苏珂儿像一株水草一样挣扎着缠了过来,几番沉浮,高寒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终于把苏珂儿推到岸上,他自己却再也没有力气爬上去了,他看着躺在岸上的苏珂儿,水慢慢地没过他的嘴巴,没过他的眼睛,最后没过他的头顶,雨哗哗的下着,一个又一个的涟漪荡漾开来。


   苏珂儿在一声炸雷中苏醒过来,她一边大口大口的吐水,一边爬起来看向湖面,她跪在岸边声嘶力竭地对着水面喊:“高寒,高寒,高寒。”


  一群割蒲草的人经过,二话没说就跳进水里救人,很快,高寒就被捞了上来,只是他们用尽一切方法也没能让高寒醒过来。


   高寒就这样离开了,他再听不见母亲的悲苦和苏珂儿的哀鸣,雨洗刷着这个小小的村子,以及那些绵延的哀愁和叹息……


  苏珂儿病倒了,她的父母从北京飞过来,和村里人一起操办了高寒的后事,苏珂儿没有参加。她的父母拿出一大笔钱来要留给高寒的母亲。可是高寒的母亲拒绝了,理由很简单,儿子都没了,我要钱干什么呢?


   这个命运多舛的农村妇女在经历丧子之痛后一夜白头,身子也佝偻起来,像是在风雨中飘摇的一株垂死的树,孤独的承受着生命中所有的悲苦。


   当一切尘埃落定,每个人都回归到原来的生活中去,苏珂儿一直沉溺在悲伤里不能自拔,那些画面像演电影一样在她脑海里重复着,苏珂儿迅速的消瘦下去,像一个薄薄的纸片人。可是,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在高寒离开两个月的以候,医生告诉她,她怀孕了。


   苏珂儿从来都没有这样积极去面对一件事情,她又有了活下去的勇气,她的眼里绽放着生命的光彩,苏珂儿拼命地吃饭让自己胖起来。她告诉父母她必须生下这个孩子,高寒为了她连生命都不要了,这不仅仅是为高寒,更是为了高寒那苦命的母亲。


   其实苏珂儿的父母原本是不同意的,毕竟自己当公主一般养大的女儿未婚生子,这难免让他们在圈子里会有些难堪,更何况这个孩子的父亲已经不在了,这更容易遭人非议。可是看着女儿充满希望的目光,女儿掷地有声的话语也让他们感动,是啊,还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?女儿说得对,做人,首先要学会感恩。比起那个失去儿子的母亲,他们又有什么接受不了的呢……


  高寒一周年祭日,高寒的母亲给自己丈夫的坟头压了一张草纸,她在儿子的坟前坐下,打开食盒,拿出三个小菜,从一个白粗布包袱拿出黄香和草纸,仔细的收了一堆土,虔诚的插上刚刚点燃的黄香。最后点燃了眼前的黄纸,纸灰在火苗中旋转着,围绕在高寒母亲的周围不肯飞远。


   高寒母亲小声地说着什么,她一个人有问有答,喋喋不休地倾诉着,嘱咐着,泪水洗刷着她饱经沧桑的面颊。


   忽然有一个婴儿的哭声响起来,高寒的母亲回过头去,苏珂儿一身缟素,怀里抱着一个正在啼哭的婴儿,旁边是她泪流满面的的父母。


   苏珂儿把怀里的婴儿递给愣在那里的高寒母亲,她流着泪说:“妈妈,他叫高小寒,今天正好一百天,是您的孙子。”


  高寒的母亲把婴儿紧贴在怀里,老泪纵横,她抬头看了看天说:“珂儿,要下雨了,我们回家吧……”


上一篇:浅遇深藏,温柔时光

下一篇:没有了

我有话说

当前为游客,登录后评论可获得积分

最新评论

点击刷新
    加载更多
    ×

    我要帮TA

    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,工作人员将在后台审核后与您联系
    谢谢合作!

    名:

    别:先生女士

    龄:

    身份证号:

    联系电话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