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孝行天下网!访客量:4705525

会员注册

账号登陆验证码登录
没有孝行天下网账号,立即注册
记住密码 (非本人电脑请勿勾选)忘记密码?

忘记密码

找回密码

曾经奋斗在砖厂(散文)

来源:张瑞志 编辑:孝行天下编辑部 2019-11-22 11:01浏览:126
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416.jpg


咱当兵的人阎维文 - 空


1982年1月下旬,经过近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后,我被分配到北京军区守备某师炮兵团地炮营三连(该部队一九八五年已经撤销)。炮兵团是新组建的,才一年多,营区设在河北省丰宁县土城乡毫村沟门村,那里正在新建营房,所属的几个营都暂时驻在外边。我所在的地炮营驻扎在丰宁县城西北郊一个砖厂附近,我们连住在离砖厂不远的拖拉机厂家属区。地炮营三个连队的主要任务是烧砖,一连制坯晾晒,二连装坯烧窑,三连负责出砖,烧好的砖供团里建新营房用。听说完成烧砖任务需要三年左右时间,团新营区建好后,我们才能搬过去。这就意味着,我们的三年服役期基本都在烧砖出砖中度过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03.jpg


01


4月中旬以后,丰宁的天气开始转暖,三个连队的烧砖工作也全面展开。一连的北面就是座土山,也是制作砖坯的原料地,连队有一台推土机和一台制坯机,工作属于半机械化,制好的砖坯需要拉到400米外的坯场。那里专门有负责卸车、码垛、晾晒、覆盖的战士。制坯的机器接连不断地把砖坯制出来,战士们也要一辆车接一辆车地快速把砖坯拉出去。坯子拉到晾晒场后,这里的战士要干净利落地把坯子从车上卸下码好,几乎没有直起腰来休息的时间,两只手要不停地忙碌。否则,后边拉坯的车子就要排长队了,整个顺畅有序的制坯、运坯、码坯流程将会中断,工作效率也会大大降低。经过战士们辛勤的劳动,一垛垛坯子整齐地排列在坯场,像是列队站立的士兵,随时准备牺牲奉献,为祖国和人民建功立业。可想而知,每天这样紧张忙碌几个小时下来,战士们将会辛苦到什么程度,没有对事业的执著、岗位的热爱和顽强拼搏、敬业奉献的精神,是肯定干不好这项工作的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09.jpg


02


砖坯晒晾好后,往窑内装坯就属于二连的任务了。砖厂有一南一北两个坯场,距砖窑都有几百米远。战士们一人拉一辆车子,分别装有150多块坯子,重量达七八百斤,有时候为了赶时间和进度,车上装的坯子会更多。战士们拉着车子,个个像老牛拉犁一样,低着头、躬着腰,“吭哧、吭哧”地往高温而且灰尘弥漫的窑里走,拉不了几趟,衣服就被汗水浸湿。进窑后,拉车的战士把坯子熟练地递给码坯的战士,他们相互默契配合,从低到高一块块、一层层有规律地把坯子码好。这种重体力活刚开始新鲜好奇,没有感觉很累。干了几天后,许多同志就有点吃不消了,甚至受不了啦,他们在家里哪干过这样的活啊?每次收工到驻地后,个个精疲力尽,好像散了架一样躺倒在床铺上。战士们休息一晚上后,醒来腰酸腿疼,浑身没有力气。但早晨起床哨一响,大家都会迅速起床出操,队列中不少战士因拉坯子劳累造成一瘸一拐的,仍然坚持出早操。虽然大家比较辛苦,但没有一个人怕苦怕累,发牢骚讲怪话。吃过早饭后,都能精神振作地投入到工作中,一如既往地完成好往窑内装坯任务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16.jpg

坯子装进窑内,二连还有一个班的战士负责烧窑工作。窑点火后,火头儿从烧制带慢慢燃到装坯带,昼夜不停地循环向前燃烧。烧窑的战士通过窑顶上一排排加煤口往下加入燃煤,煤在窑内坯子的缝隙间燃烧并形成高温,将一块块生坯子烧成红砖。烧窑的活看似简单,其实有很多技巧,也需要细心、耐心和实际操作经验,必须认真细致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烧窑时,战士们右手拿着煤铲撮煤,左手拿着铁钩把加煤孔上的盖子揭开,隔一会儿,就要弯着腰撅着屁股,一铲一铲地把煤加进煤眼。同时,还得从煤眼往窑里观察火候,根据坯子的颜色和燃烧的火焰变化情况,判断砖的烧制进度和加入煤量的多少。通过实践,大家摸索出这样一条经验,就是每个窑眼一次不能加煤太多,加多了就会把火苗压死,要少添勤添,这样火苗才能在窑里均匀地燃烧,避免出现欠火砖和过火砖的情况。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当战士们看着自己亲手烧制的高质量红砖运出窑外,并用于营房建设的时候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豪感和成就感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22.jpg


03


我们三连的任务是将窑中烧好的砖运出窑外码好。我所在班有6名战士,每天要出一个窑门的砖,大约有10000块,需要4个多小时。那个年代不像现在条件好,都是人工出砖,每人两手各拿一个铁夹子,一次夹8块砖到窑外码好,要往返窑中210多次才能完成一天的出砖任务。窑内温度很高,一般有40摄氏度上下,进去不到10分钟全身就会大汗淋漓;窑里灰粉也很大,戴着头套和两层口罩,吐出来的痰也是黑红黑红的;每次出砖都是汗水与灰尘交织在一起,战士们眼睛干涩发痒,衣服粘在身上很难受。为了提高出砖速度,我和班里另一个新战士,除了完成当天的出砖任务外,每天下午4时左右再去砖厂,把第二天要出砖的这个窑门扒开,先出1000块砖,这样第二天早晨全班出砖时能一起进去,大大提高了出砖效率,能比其他班提前半个小时完成任务。否则,临时扒窑门,出砖速度就慢多了。每天出完砖后,由于体力严重透支,大家累得都不想动了,只想大口大口地喝水。摘掉口罩和头套,每一个人都像化了妆似的变成了煤黑子。出砖回到驻地,由于连队没有澡堂,夏天大家用凉水冲一冲了事,温度低的时候打一盆热水擦洗一下就算洗澡了。中午会有个简短的休息时间,可又不忍心破坏整理好的内务,只好坐着小凳趴在铺上睡一会儿,以缓解疲劳,恢复一下体力。晚上的日程也安排得紧紧的,有政治理论学习、班务会、晚点名、唱歌、看电视等,有时连队统一组织到营部看电影。回想当年的出砖工作,虽然很苦很累,但大家都感到苦中有乐、苦有所值,因为我们出的砖支撑了团新营区的座座营房,我们的工作是在为部队建设增砖添瓦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28.jpg


04


因为我当兵第一年就从事出砖工作,村里有的人还为此出现一些误解,甚至个别传言有点可笑。那时,我们乡与我一块当兵的20多名战友,新兵训练结束后,有的学了开车,有的学了卫生员,有的学了炊事员,有的当了警卫员,有的当了步兵,有的当了后勤兵,偏偏我和另外8名老乡分在了新组建的炮兵团地炮营,而且干的又是烧砖出砖的工作。当时,我有点自卑,原因是觉得自己到部队后干的工作不够好,怕家乡人笑话,更怕父母亲脸上没有面子。虽然我也能正确对待组织分配,扎扎实实工作,尽心尽力去干好,但给家里写信时始终没有说干的是出砖的活。由于我们乡同年度当兵的比较多,没有不透风的墙,我在部队出砖的事还是在家里传开了。有的说我在部队犯错误了,正在劳动改造;有的说他们家就是穷命,孩子到部队也安排不了好工作;有的说我不会来事儿,分了个又累又脏的工作……说什么的都有,可以说五花八门。这些议论后来传到我父母耳朵里了,父亲赶快托人给我写了一封信,问我在部队是不是犯错误了?还说我当兵后媒人两次给我提亲,女方家一听在部队是出砖的,都婉言拒绝了。父亲让我赶快给家里回信,说明真实情况。接到父亲的来信后,我马上鼓足勇气回了信,老老实实把在部队的工作情况说了说,并特别说明,绝对没有在部队犯错误,各方面都好,不要多想,一切都正常,请放心。父亲收到我的信后,又给我写了一封信,信中叮嘱我说:“儿啊,爹和娘送你去当兵,不是让你享福去了,而是让你经受锻炼去了,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,无论干什么,只要好好干,同样会有出息的,千万不能嫌弃自己干的工作,我和你娘在家里等你的好消息,一定给父老乡亲争光啊!”看了父亲的信,我很受感动,更加坚定了干好工作的信心,劲头更足了,积极性更高了。这年12月份,因我在部队表现突出,年终总结时,组织上给我立了一个三等功。一个新兵入伍第一年就立功,这在连队历史上是少有的,我们乡同年度入伍的新兵中就我一个人立了功。团政治部门将我的立功喜报寄到家乡,乡政府派人敲锣打鼓给我家送立功喜报时,场面很热闹,村里很多人都去了,父母亲着实光荣了一把,感到很自豪。从此,家里一些人对我的误解也消除了,反而正面的议论很多,夸奖我的话就更多了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2110536.jpg

砖厂,你记录了我们拼搏奉献的忙碌身影,你磨砺了我们吃苦耐劳的坚强品格,你见证了我们走向成熟的成长历程,你给予了我们无比宝贵的人生财富,衷心地感谢你,深深地爱着你,永远不会忘记你!

作者简介:

微信图片_20191114102645.jpg

张瑞志,1963年7月出生,河北省临漳县砖寨营乡东风柳村人,1981年10月入伍,研究生学历。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直属工作部综合局秘书、副局长,编研室主任,宣传保卫局局长。先后在石家庄陆军学院、西安政治学院、国防大学学习。在军队高级领率机关工作23年,结合工作研究发表了200多篇文章,有多篇获奖,多次受邀到有关单位交流做好机关工作的体会。


 


我有话说

当前为游客,登录后评论可获得积分

最新评论

点击刷新
    加载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