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孝行天下网!访客量:4705510

会员注册

账号登陆验证码登录
没有孝行天下网账号,立即注册
记住密码 (非本人电脑请勿勾选)忘记密码?

忘记密码

找回密码

献给妻子的礼物(散文)

来源:张瑞志 编辑:孝行天下编辑部 2019-11-27 17:12浏览:154
微信图片_20191127172341.jpg

 


小萍,吾妻,可能是人抵达某个人生阶段不免忆旧的自然规律。最近一段日子里,我怀念起以前所经历的一些事情,常常想起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爱与助,心海中不断浮现与翻涌着你为我们家奉献付出的点滴。往事如早春暖雾,你的盈盈笑脸仿如晨光隐现其间。你的生日快要到了,我想送你一份礼物,将我们之间难忘的经历投影到文字的幕布上,让往事如鸿雁舒展羽翼,飞过你的心田,让雁鸣代我诉说对你最深情的话语。


微信图片_20191127172351.jpg

你一直在默默支持我的工作

一九八四年九月六日上午,我们经人介绍相识。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咱俩初次见面的情景:那天,我在邯郸市棉纺厂李桂花大姐家里等你,你来到李大姐家时,穿着一身工作服,留着一条垂到腰际的乌黑发辫,没有刻意打扮,没有专门化妆,一看就是刚下班的样子。寒暄之后,李大姐分别向我们介绍了对方的情况,就说:“你们俩一会儿到公园转一转吧,再相互认识了解一下,十二点回来吃中午饭。”我们在公园里边走边谈,当时我向你提的两个问题至今仍记忆犹新,你的回答也一直沉淀在我的脑海深处。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:“你为什么初次与我见面不简单打扮一下,穿着工作服就来了呢?”你说:“我家在钢厂住,九点钟刚下夜班,在来市里购物的路上,正好碰见我二姐,说你已到李大姐家,让我去与你见个面,就直接过来了,打扮不打扮不重要,穿什么衣服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内心,重点看我这个人怎么样。”这个回答,让我无话可说,也很佩服,心中的好感度骤升。我问的第二个问题是:“你为什么喜欢军人?”你的回答干脆利索:“军人勇于担当,纪律严明,作风干练,有责任心,能吃苦,靠得住,与军人在一起有安全感,我两个姐姐找的都是军人,我也想找个军人为伴侣。”我一听,感到有共同语言,是一个热爱、理解军人的姑娘,对你的印象很深刻。这次见面,我们彼此都有好感,各自对热心人李大姐表示愿意进一步了解,从此开始了我们的恋爱之旅。

你的同事、同学听说你正在与一个当兵的谈恋爱,都劝你要慎重,不要一时冲动。有人说,找个军人将来长期分居两地,家里的事他什么也顾不上,你会很苦。有人说,找个当兵的,一年见一次面,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,与守活寡有什么两样?有人说,你在厂里或市里找一个对象多好啊,两人经常在一起,相互有个照应,何必自找苦吃呢?还有人说,听说你那个当兵的家是农村的,条件也不好,将来家里事肯定很多,一定要想好啊。对此,你很理解别人的好意,但这些话也未曾动摇你与我继续相处的信心,似乎早已做好了应对未来各种困难的思想准备。

在我们相识一年后,军队百万大裁军,我所在的守备师撤销,面临着转业回地方工作。你知道后对我说:“没有关系,你留队、转业都行,我没有意见,如果转业,咱们就结婚,这样你就可以安置到邯郸市了。”后来,虽然我没有转业,并上了军校,但当时你在我是否转业这个问题上的态度,给我吃了定心丸,让我内心久久感动。

一九八六年十月,经过两年的恋爱后,我们准备结婚了。当时你同我商量:“我们工资都不高,你家里条件也不太好,咱们旅行结婚吧,主要在你部队住一段时间,就不大操大办了,花那么多钱没有必要,也是浪费。”我说:“举双手赞成,完全同意你的想法。”当时我每月工资就六十多元,家里经济条件确实也不好,你分明是在替我考虑,为我着想,给我台阶下。你这样做,大大减轻了我家中的经济负担。我记得当时花了一百七十多元给你买了一块手表,就算是结婚礼物了。后来,你给我开玩笑说:“你一块手表就捡回一个城市媳妇,太便宜你了,运气也太好了。”我赶紧说:“小萍,我的好运气都是你给的,你放心,我一定记住你对我的好,努力干事业,好好干工作,将来让你过上好日子,不让你失望。”就这样,你在部队住了一个月,就算把我们的人生大事解决了。现在想起来,真有点寒酸,也确实对不住你,让你受委屈了。不过,你从来没有为此抱怨过什么,更没有与我说过一句后悔。

一九八八年八月,我们的女儿琼琼降生了。由于分居两地,孩子在八岁之前,我基本不在你们身边,更没有好好照顾你们。一年一次的探亲假像过山车一样匆匆而过,刚体会到家的温暖和快乐,又要与你们分别回部队。由于我们天各一方,孩子的抚养教育成了你一个人的事,这其中的辛苦和难处,只有身处其中才能真正体会到。但你从来没有给我讲过,来信都是报喜不报忧,为的是让我安心在部队工作,没有后顾之忧。有一次,女儿患肺炎高烧不退,不得不住院治疗,你白天黑夜守在床边,跑前忙后,一直到女儿出院也没有告诉我。还有一天夜里,女儿感冒发烧,咳喘不止,你赶紧起床抱着她去医院,由于楼道太黑,看不清台阶,加上着急慌忙,不小心踩空了楼梯,你和女儿都摔了下去。孩子的哭声和你的呻吟声惊醒邻居,赶紧把你们母女俩送到医院。一检查,你的脚踝扭伤,你和女儿同时都住院了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你还是没有告诉我,只是让孩子的姥爷、姥姥帮助照看一下。难以想象,你和女儿那些天是怎么熬过来的。作为父亲,我是不合格的,愧对女儿;作为丈夫,我对不住你,让你一个人在生活不时抛出的困境中艰难突围。在你们最需要我的时候,我却不在你们身边,更没有尽到应该尽的责任,让你们受那么多的苦,面对那么多的困难。你当时若给我发一电报,说说家里情况,部队领导会批准我回家探望的,也能帮帮你啊,但你却没有这样做,什么事都自己扛。玉萍,你为什么那么傻呀?

上世纪九十年代,有那么一两年的时间,我在部队的发展和进步不太顺利。那时,我的股长提升以后,按说从工作、资历、任职时间,我作为正连职干事来接替他顺理成章,当然这可能是我个人的理解。团领导有的认为我是合适人选,有的提出让一个连队指导员接任,由于团领导意见不一致,后来师政治部下来一个干事当了股长。我并没有因此而降低工作标准,反而更加努力地把工作干好,以此证明自己能正确对待个人进步问题。两年后,我们股长调回师里当正营职干事了,股长位置又空了下来。我心想,这回我接任股长应该不成问题了,但团里酝酿接替人选时,又出现了两年前一样的情况。团领导还是在我和那位指导员谁接任上存在分歧,结果让另一个连队指导员当了股长。这回我有点想不通了,写信把心中的苦恼向你倾诉了一番。

你知道这个情况后,立即请假赶到了千里之外零下十几摄氏度的部队驻地,做我的思想工作,要我振作起来,还像以前一样尽好职责,不能有丝毫的懈怠,更不能降低工作标准,越是这个时候越要经得起考验,相信组织一定会量才使用好每一个干部。当时你给我谈了很多,讲了许多道理,真是苦口婆心,不厌其烦。后来我才知道,你来部队之前刚被开水烫伤,腿上还起着好几个大燎泡,是忍着剧痛来的,也是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来的。我心里既感动,又觉得很不好意思。从那以后,我恢复了往日的良好精神状态,工作干得更加出色,各项任务完成得很圆满,得到师团领导的充分肯定和群众的好评。一九九三年六月,我被提升为副营职干事,九月份又考上了西安政治学院组织人事系。

在基层部队工作十二年,又在政治学院学习两年毕业后,我经过组织的考察挑选,分配到解放军总政治部工作,你和女儿也于一九九六年底随军来到北京,我们一家人终于结束了两地分居生活,团聚在一起。由于我在机关从事秘书工作,平时事情很多,任务很重,非常繁忙,一年四季基本上是早晨七点钟去单位,晚上八点以后才回家。许多时候手里工作一个接着一个,这个没完成,那个又排上队了,经常加班加点,交叉作业,夜里十一点以后回家是正常现象,有时干脆住在办公室不回家。因此,家对于我来讲,就好像住宾馆一样,匆匆地来,匆匆地走,家务上的事根本顾不上,什么也帮不上忙,一切都落在了你的肩上,就连孩子生病治疗、住房装修这样的大事,我也基本没有管过。这着实辛苦了你、难为了你,也有愧于你。尽管这样,你并没有任何的怨言,始终一心一意支持我的工作,勤劳而精心地操持着这个家,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,大事小事处理得妥妥当当,从没让我因家务事在工作上分心。正是因为你的全力支持,我在工作上集中精力,干劲很大,成绩突出,多次立功受奖,还被总政治部评为优秀机关干部,被四总部表彰为先进个人,由副营职秘书逐步提升为副师职秘书,后来还当上了副局长、局长。可以说,这些荣誉和进步浸透着你的心血和汗水,有你的大力支持和辛勤付出,军功章也有你的一半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7172356.jpg

你一直在替我为父母尽孝

从咱们结婚那天起,你就对我的父母很尊重、很关心、很孝敬。每隔一段时间,你就从市里到五十多公里外的农村老家,看望我的父母,带些吃的用的,买上几件新衣服,给父母一些钱,还主动帮助父母做饭、拾掇屋子。一九九六年的夏天,有一次你去看望我父母,当时天气很热,看到他们满头大汗,你就立即给市里的哥哥打电话,让他买了一台空调、一台冰箱、一台电视,第二天就送了过来,并请人安装调试好。这是我父母平生第一次用上空调、冰箱,看上电视,乐得合不上嘴,直夸大儿媳好,比亲闺女还亲。

有一次,我和你一块回家过年,你看到我父母住的屋里只有一个煤球炉,根本解决不了室内寒冷、温度低的问题,还容易煤气中毒。你我商定,给父母休息的这间房安装一个土暖气,把烧水供热的煤球炉安装在外边一间屋里。我们回到市里后,马上定做了一套土暖气设备。半个月后,我们又开车拉着这些暖气设备和一个工人师傅赶到家里,利用半天时间安装好了,并当场点火、添煤、上水、调试,还教给我父母怎么使用。很快,屋里温度就上来了,能达到二十摄氏度上下,与城市有暖气的房间没有多大差别。从此,冬天我父母就生活在有暖气的房间里,外边的天气虽然很寒冷,但屋里边却很温暖,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周围邻居说我父母有福气,找了这么一个不多见的好儿媳。

有一年春天,父亲给我打电话,说家里麦苗旱得很,早就该浇水了,浇地需要柴油机从井中抽水,但近一个时期家中柴油紧缺,方圆几十里都买不到,能不能给小萍打个电话,让她想想办法?放下电话,我立即给你打电话讲了这个事情,你二话没说,爽快地答应下来,让我放心,尽力办好。听说当时邯郸市柴油供应也很紧张,你想方设法托人买了五十公升,又请一个朋友开车送你到我家里。很快,老家地里的麦苗就浇上了水,避免了旱情加重、小麦减产情况的发生。周围许多村民知道后很羡慕,夸奖你说:“看人家媳妇多好,哪有这样尽心帮助家里的,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!”

二〇〇四年六月,我父亲突然心慌出虚汗,两侧肋骨疼得厉害,心跳也很快,整天整夜睡不着觉,不到二十天时间,身体便虚弱得站立都很困难了,但老父亲不想让我知道,怕影响我的工作。村里的赤脚医生偷偷打电话告诉了我,得知这一情况,我恨不得马上回家给父亲看病。当时,我正在牵头起草一个重要会议的讲话稿,正是关键时候,会议很快就要召开了,我一走,临时换人写,又不熟悉情况,材料的起草工作肯定受到影响,等于给领导出了个难题。当时我感到左右为难:走吧,又不好意思,也不合适;不走吧,父亲的病又比较重,治疗不能耽误。晚上,我到家后把这一情况给你讲了讲,你毫不迟疑地对我说:“我先回去给父亲看病,有什么情况随时告诉你,你安心把会议材料写好,等会开完了再请假回家。”听你这么一说,我心里很感动,一块石头落了地,不知说什么感激的话才好。就这样,你回到家,把父亲接到邯郸市一家医院诊治,医生说是早期冠心病。你在医院陪护了八天后,我才赶回家。经过两周的治疗,父亲的病情明显好转,可以出院了,但医生说需要连续吃一段时间药,并注意休息,不能情绪激动,适当加强营养。父亲出院时,我们直接把他接到了北京,住了两个多月,除了让他休息好、保持快乐的心情外,你尽量给他做一些可口有营养的饭菜,还请中医开药为他进行了调理。通过中西医结合治疗,父亲的病基本痊愈。临回老家,你给父亲买了一些补养品、需要吃的药和两身新衣服,还给了他三千元钱。父亲的病能迅速得到诊治,并且恢复得这么好,与你的付出是分不开的,有你真好啊!

二〇〇五年二月,我母亲患脑血栓住院,经过二十多天治疗,病情基本稳定住了,但导致半身瘫痪和老年痴呆,记忆力丧失,需要长期有人专门护理。面对这种情况,在老母亲出院前,你给我提了这样一个建议:“考虑到父亲岁数大了,身体也不好,你也没有姐姐妹妹,只有你们弟兄三个,你工作太忙,二弟身体残疾,三弟长期在外干活,老母亲回家靠咱老父亲护理我觉得不行,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是很熬人的,时间长了会把老父亲身体拖垮的。把老母亲送到市里条件比较好的敬老院,这样既解决了有专人护理的问题,又不会因此把老父亲累倒。老母亲住敬老院的花费我们掏,父母给了我们生命,现在正需要我们报恩的时候,我们为他们付出什么都应该。你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?”我没有想到你考虑得这么周全,而且办法这么好,竖起大拇指说:“行,行,就这么办。”后来,我们精心挑选了一家敬老院,把老母亲送到了那里,院里专门安排两个人护理,吃、喝、拉、撒、医都管,采取个性化服务,很周到、很细致,老母亲的病情逐渐得到改善,说话没问题了,身体也吃胖了,有时还能认出家里人是谁,确实是一天天好起来。我和你逢年过节,一有时间就从北京回来看望老母亲,你比我回来得还要多,平均每月一次,给她送点用的东西,说说话、拉拉家常,每次老母亲都很高兴,也很开心。实践证明,把老母亲安排在敬老院护理是对的,也是最好的办法,她在这里生活了整整八年,这是延长老母亲生命的八年,也使我们有娘的时间多了八年。

微信图片_20191127172402.jpg

你一直在关心照顾着二弟一家


关于二弟的情况,你已经很清楚了,他小时候因为一场疾病留下后遗症,落下点残疾。十八岁之前,一直跟我父母生活在一起,有他们关心着、照顾着、帮助着。长大成人后,一般的家务活、农活、体力活还能干一些,技术性的活就不行了。如果没人管他,让他自己独立筹划安排或干些什么事,基本干不了。当然,他更不会做饭了,主观上是比较笨,客观上是因为在家有父母做,出去上建筑队干体力活有人管吃。所以,这方面他基本上是饭来张口,没人管肯定不行。

随着岁月的增长,二弟也到了该结婚的年龄,但他和我父母住的那个院落较小,而且房子有点旧了。考虑到我们长年生活在北京,你主动提出来让二弟和我父母搬进我们结婚时那个大一点儿的院落,并与我商量拿出5万元,请人对房子进行了适当装修,更换了部分家具和电器设备,添置了一些厨具。这样,二弟就有了一个像样的家,为结婚娶媳妇奠定了比较好的物质基础。

记得有一次咱们回老家,母亲专门把咱俩叫在一边说:“你们俩是长子,是大嫂,长子如父,大嫂如母,你二弟婚姻这件事,我们一起再操点心,帮他娶个媳妇,给他成个家。我和你父亲不可能跟他一辈子,将来更多地靠你们关照他,起码要让他有房住、有衣穿、有饭吃,拜托你们了。”我和你都表态一定全力予以帮助,把二弟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,做一个称职的大哥大嫂,不辜负父母的希望。但二弟这种情况,成亲是个比较难的问题,你和母亲为此操尽了心,到处托人给二弟说媒提亲,但一直碰不上合适的。你和母亲并没有放弃,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终于在一九八九年解决了这个问题,虽然女方也有点儿残疾问题,但只能这样了,也是个比较好的结果。

一九九一年,二弟媳妇生了一个男孩,但问题又来了,他们不会也没有足够能力抚养孩子。为此,我与你商定:与父母一起,共同把这个孩子抚养成人,初中毕业前,我俩每月给父母一千元钱,作为家里和孩子的开支;小孩初中毕业后,考虑到父母岁数大了,由我们继续支持帮助。这些年,我们一直履行着这个商定,也从各方面对二弟这个小孩给予关心关怀,使他得以健康快乐地成长。现在,二弟的小孩已经当八年兵了,在部队当了司机、入了党,还转了三期士官,各方面表现也很好,属于工作骨干,领导对他评价很高,还是很争气的。去年,我们赞助二弟的小孩,在邯郸市买了一套二居室的房子,并在当年帮他成了家,解决了他的终身大事。

二〇一三年,我的父母先后去世。考虑到二弟和他媳妇身体残疾,不会独立生活,你和我商量,并征求二弟小孩的意见后,把二弟接到了北京,在一个小区做绿化工作,每月两千七百元,管吃管住,还是很不错的;把二弟媳妇送到了当年母亲住的敬老院,每月花费一千一百元钱,她在那里吃得好、住得好、玩得好,养得白白胖胖,穿得干干净净,过得快快乐乐,每天无忧无虑。可以说,现在二弟一家过得很幸福,也很知足,这些都有你的辛劳、智慧和付出啊!

微信图片_20191127172407.jpg


小萍,结婚三十二年来,我的父母有你的孝敬照顾,我的事业有你的默默支持,我的今天有你的心血汗水,我们的家庭有你的辛勤付出。这辈子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,也是我们全家的福气。有你这样的妻子我感到骄傲和自豪,衷心地感谢你,发自内心地说一声:亲爱的,嫁给我这些年你辛苦了!现在我已退休,有时间陪你了,我要把以前亏欠你的尽量补回来。往后余生,我定倍加爱你、护你,与你向晚庭院,倚靠相背,闲话短长;或相挽登舟,感清风徐来,观渔火满江,享世间美好。

作者简介:

微信图片_20191114102645.jpg

张瑞志,1963年7月出生,河北省临漳县砖寨营乡东风柳村人,1981年10月入伍,研究生学历。曾任解放军总政治部直属工作部综合局秘书、副局长,编研室主任,宣传保卫局局长。先后在石家庄陆军学院、西安政治学院、国防大学学习。在军队高级领率机关工作23年,结合工作研究发表了200多篇文章,有多篇获奖,多次受邀到有关单位交流做好机关工作的体会。

 


我有话说

当前为游客,登录后评论可获得积分

最新评论

点击刷新
    加载更多